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软件设计师 >

政策倒逼公立医院过紧日子望海康信推出ODR适逢其时

发布日期:2022-01-29 06:57   来源:未知   阅读:

  以价值医疗为核心目标,实现每个患者、每条医嘱背后消耗的每项医疗资源在每一刻的及时有效配置、使用与管理。

  加强公立医院运营管理、推进内部控制建设、实施全面预算管理、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近年来,行业主管部门密集谋划,相关政策多箭齐发,传递的信号已非常明确:“公立医院要开始过紧日子了”。

  2021年7月29日,致力于医院精益运营信息技术与数据服务的望海康信,正式推出全新产品ODR(Operational Data Repository,运营数据中心),帮助医疗机构建设高效运营的核心能力,进行运营数据与临床数据的全流程打通和数据资产价值挖掘。

  “为什么我们认为现在推出ODR适逢其时?”望海康信董事长段成惠表示:“原动力并不是因为从IT到DT的技术演进,而是医保支付制度改革倒逼医疗机构原来算经济账的模型完全变了,用户需求提升了。”

  2021年6月,业界翘盼已久的一份重要文件——《关于推动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终于出台。《意见》为公立医院未来5年的发展方向定下基调:发展方式从规模扩张转向提质增效,运行模式从粗放管理转向精细化管理,资源配置从注重物质要素转向更加注重人才技术要素。

  自2003年成立以来,望海康信一直默默耕耘在医院运营管理这个略显“偏门”的领域,更能体会到这份文件的背后深意。18年来,望海康信服务了全国几千家大中型医院,“账实合一、账账合一”,这个对于大中型企业而言是基础条件,在许多医院却是个极困难的任务。收费明细账、会计账、成本账、资产账、物耗账……数出不同、时点不同、口径不同,对不上,后来就干脆不对了。

  诚然,这其中有医疗临床业务的多样性和多变性带来的财经管理格外复杂的客观因素存在。但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公立医院对加强运营管理的内生动力严重不足。“药耗加成,收入拉动一切,也掩饰了问题。”段成惠认为,这些曾经被选择性忽视的问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阶段。

  人口结构演变,医保何以为继?我国医疗保险筹资体系与支付体系出现的结构性变化,导致医保基金在中长期的平衡压力日益增大。而新医改的核心之一正是医保支付方式的改革。2020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要求:持续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完善医保基金总额预算办法,大力推进大数据应用,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推广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意见》也指出: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强监督考核,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

  “总额付费”“结余留用”,DRG、DIP等医保支付方式的实质是定额付费,这就直接迫使公立医院的发展理念来了一个“急转弯”。对于医院而言,医生开出一条医嘱,在过去相当于产生了一笔收入;但在定额付费的医保支付机制下,医嘱配套的资源消耗就是成本,如果管理不善,患者接受各种诊疗服务后,有可能给医院带来的就是一笔亏损账。

  回顾望海康信的发展历程,从全成本核算开启,到HRP、OES(Operation Effective System,医疗机构高效运营系统),再到此次推出的ODR(Operational Data Repository,运营数据中心),在引领行业理念发展的同时,既是对“服务于医疗机构的精益运营”企业使命的不断追求,也发轫于一个非常朴素的愿望:“帮助医院回归价值医疗”。

  段成惠介绍,在过去的十几年,望海康信的HRP帮助全国一千多家大型三级医院将管理单元从院级细化到科室级乃至诊疗组,并以“月”为单位,确保账实相符。这个“实”,不是“实物”,而是“实际发生的业务”。

  如果说HRP的使命是帮助医院从财务核算管理提升到“账实合一”的资源管理水平,那么望海康信潜心五年打造的“HRP升级版”——OES+ODR,则是顺应新医改制度的环境要求,全面将医院的后台系统IT化推向前台,并实现DT化。

  OES+ODR所代表的新一代运营管理系统的典型特征可以概括为“五化四每”。其中,“五化”是指OES+ODR所支撑的运营管理体系将管理触角延伸到医疗服务过程,关注医疗服务活动蕴含的经济活动行为,以运营数据的全面集成为纽带,实现对医院运营管理各环节的合规管理,持续优化运营管理体系对医务人员的服务支撑,并在此基础上推进数学模型与管理模型相融合,支持医院管理层、各管理职能、临床科室的运营管理决策,实现运营管理的“临床化、数据化、合规化、服务化、模型化”。“四每”则是“五化”的具体场景化体现:以价值医疗为核心目标,实现每个患者、每条医嘱背后消耗的每项医疗资源在每一刻的及时有效配置、使用与管理。

  以一台手术的资源消耗模型来看ODR的典型应用场景之一:以晶体手术(伴合并症)为例,该手术需要的资源如下:人工晶状体1个,医用透明质酸钠胶凝胶1个,药品包括复方托吡卡胺滴眼液20ml等,应用的设备如验光仪、回弹式眼压计等。此外,该手术需要副主任医师1人、主治医师1人、住院医师1人。该病的DRG分组为CB39,支付标准为9540.00元。

  通过成本核算,OES+ODR帮助某医院核算总成本为10717.00元、总收益为-1177.00元,其中人力成本为1904.5元、药品成本1347.08元、材料成本5327.00元、设备成本93.56元;耗材成本占比为49.71%,高于平均水平。基于上述数据,对应用耗材进行具体分析后,医院对人工晶体进行了换品,从A产品改为B产品的软性非球面人工晶体;此外,还可通过改善医疗流程,建立眼外科留观病房,改变过去手术病人术后住院的方式,使得医疗资源效率得到提升。

  段成惠认为,CDR(Clinical Data Repository,临床数据中心)汇聚的是患者的疾病信息,ODR描绘的是围绕患者疾病的资源消耗情况,将两者结合起来,就为DRG、DIP的疾病结算、支付、定价提供了大数据管理和评估。

  为什么建设ODR如此重要?望海康信资深售前咨询顾问任燕介绍,OES之所以能帮医院把每个患者、每个诊疗路径的医疗资源消耗都计算准确,没有ODR的支持是不可能实现的。ODR记录着医疗活动开展过程中每一笔实际发生的资源使用数据,汇聚了医疗机构在开展医疗诊疗服务过程中各类人、药品、材料、设备、空间能源等运营活动中最小颗粒度的源数据。从技术上看,ODR是支持各类运营数据与临床数据的对应、交换及分析应用需求的集中化数据服务平台;从业务上看,它保障着医院临床业务与财经管理的融合、专科专病化管控的精准有效,彻底疏通医院“多业务、多维度、多部门、多人员”管理的毛细血管。

  据望海康信研究院副院长程煜华博士介绍,望海ODR解决方案包含8个组件:数据集成平台、主数据管理平台、数据模型管理平台、数据资产管理平台、AI算法平台、智能运营分析平台、数据门户和服务集成引擎;提供5大服务:数据集成治理服务、各主数据治理服务、持续算法分析服务、财经运营主题分析服务和四大报账集成服务,帮助医院形成智能测算、动态预警、辅助决策等丰富应用。

  引入ODR,能为医院带来哪些实实在在的“获得感”?程煜华从三个层次进行了分析:

  首先,可以帮助医院在预算管理、成本核算等运营管理业务中,解决相关数据来源的一致性、时效性等质量问题,并让运营管理可追溯到临床业务场景。ODR通过与临床业务数据的集成与交互,为OES提供了统一的数据底座。比如,某临床科室在提报预算时,OES+ODR可提供该科室上年度的业务数据作为参考;在进行耗材管理时,可以帮助管理者“看到”业务的实际发生场景,追溯到具体哪位医生在何时、通过何条医嘱为哪名患者使用了相关耗材。

  其次,可以帮助医院打通多个运营管理类系统,打造完整的医院运营管理体系。目前,医院的人事系统、财务系统、物资管理系统等都是作为单一的职能管理系统孤立存在,彼此之间缺乏有机互动。在ODR的帮助下,医院管理者可以突破部门间的平台壁垒,站在全院管理的高度,将这些职能管理系统有机串联起来,形成资金流、物流、信息流、控制流“四流合一”的管理闭环。

  第三,也是望海康信希望与医院共同探索的方向,为医院的资源配置、精细管控、发展规划等管理决策提供数据支持。比如:根据医院目前定位与资源情况,病种结构应该往哪个方向调整?病种结构调整后,相关病种的资源配置情况如何?哪些部分需要补强?学科发展的规模与目标应如何调整?这些决策的做出,需要数据进行分析支撑。ODR可以充分发挥算法、建模、分析、预测等能力,通过大量的微服务,帮助医院做好决策。

  程煜华认为,从信息系统总体架构看,医院需要建有CDR与集成平台,在电子病历、互联互通建设方面有较好的基础,这样才能更好地支撑ODR的应用。对于已经建有集成平台的医院而言,ODR可以直接与其进行对接,从集成平台获取数据后,按照医院运营管理的逻辑、规则,进行数据清洗、治理与使用。如果医院尚未建设集成平台,也可采取点对点集成的方式与相关系统进行对接,在集成的过程中同步完成数据治理工作。

  “ODR既是框架和工具,也是具体的服务,可以帮医院识别出哪些环节目前管理得还不够细致。我们建议医院在建设ODR时,将能用的数据先放进来、用起来,同时我们也一起帮助医院补齐短板。”程煜华说。

  如何将有限的医疗资源发挥到极致,以合理的成本为老百姓提供可负担的医疗服务,这应是“三医联动”改革的重大诉求,显然离不开来自医疗机构的真实、及时的各项医疗业务和运营数据的支撑。

  展望未来,段成惠认为,望海康信的OES+ODR发展成熟后,承担的就是医疗行业数据中台的重任:医保支付标准在变化、诊断编码在变化、供应商在变化、患者病种在变化,而望海康信为医院提供长期的数据标准化、数据治理、数据建模、数据分析、数据应用等服务,帮助医院实现专科专病精益运营的目标。“这就是我们的下一代产品的目标,现在是可以预见到的。”

  2011年,HRP(医院资源计划)系统开始在中国医疗信息化领域兴起。当时的《计算机世界》报社新卫生专刊采编组为此写过标题为《HRP: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报道,对于HRP的应用前景表达了担忧——公立医院对于精细化管理缺乏动力。如今,公立医院终于萌发了“向管理要效益”的内生动力。对于已经在这一领域深耕了18年的望海康信而言,ODR产品线的重磅推出,标志着属于自己的时代正在到来。